受灾儿童的心理创伤(下篇)‧消除负面情绪‧调节失衡身心‧DN

发布时间:2020-06-23 已收录 阅读:651次
受灾儿童的心理创伤(下篇)‧消除负面情绪‧调节失衡身心‧DN在短短几分钟以内,巨浪犹如张牙舞爪的巨龙吞噬了大地,原本风光明媚的海滩瞬间变成满目疮痍,留下无助惊慌的孩子在哭泣。2004年南亚海啸后,许多受灾儿童最缺乏的不是一个容身之所,而是一个可以让他们脱离灾难梦魇的出口。恶梦连连,失眠和恐惧充斥着他们经历灾难后的生活,他们需要走过一段治疗之路才能消除心里深处的创伤。为了可以协助本地的受灾儿童摆脱因灾难而引发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PTSD),槟城儿童心理创伤支援团队(Penang Child Trauma Psychosocial Response Team,CTPR)举办了工作坊,并邀请来自英国的戏剧和游戏治疗师苏珍妮博士(Dr.Sue Jennings)前来指导本地医生、治疗师和辅导员等专业人士“神经、戏剧和游戏(Neuro,Dramatic and Play,NDP)治疗",来协助受灾后的儿童。苏珍妮博士受访时表示,1989年她在罗马尼亚时,发现当地有很多单亲妈妈生下的孩子被遗弃,从小缺乏爱的呵护。其实,母亲与婴儿之间的亲密依附是很重要的,因为母亲抱着和触摸孩子时可以促进婴儿的感官发育,如果婴儿与母亲缺乏亲密感,那幺他们的感官包括嗅觉、触觉、听觉、味觉和视觉将没有获得良好的发展。勿直接碰触免受惊“而当母亲将孩子抱在其胸前时,让他听见心跳的韵律,则可以加强其韵律感,以创造其社交和文化经验的觉醒,还有,出生一小时后的婴儿已经有`表演细胞’,会通过模仿母亲的脸部表情来觉察自我和其他人,从中加强其道德意识和心灵上的觉醒。"由此可见,母子之间的依附通过了3个概念来形成,即感官、韵律和戏剧扮演,因此她提出的“神经、戏剧和游戏治疗"将以3种不同形式,包括感官游戏(Sensory Play)、韵律游戏(Rhythmic Play)和戏剧表演(Dramatic Play)进行治疗。她表示,经历大灾难而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儿童,其感官都已经受损,因此治疗师在治疗时不能直接碰触他,以免他受惊过度。为了让受创伤的儿童有安全感,给他的身体披上一件布以后,再通过感官游戏,如听音乐和唱歌,将可以重新促进其感觉统合。正面的感官刺激将可以帮助遭受创伤的儿童建立正面的思考,并将负面的情绪如恐惧消除掉。“此外,治疗师与儿童一起拍打自己的身体或敲打乐器来製造不同的韵律,也可以调节受灾儿童因创伤而失衡的身心,或是通过说故事和戏剧表演让他们从剧情里看见人生的希望。"戏剧让孩子获新启发创意艺术治疗师梁茗思表示,戏剧表演是让受到创伤的儿童在观赏和聆听剧里的故事时,从故事中获得新的启发。如果是以团队的形式进行治疗,治疗师们可以将故事通过戏剧表演的方式让儿童观赏;若是一对一进行治疗,治疗师可以说故事给对方听。这些剧情或故事必须是与受灾儿童经历过的灾难有间接的关係,并在结尾的部份让受灾儿童感觉到希望的存在。举例而言,如果是在治疗一名在灾难中失去家人,唯一倖存的10岁男孩时,可以叙述以下的故事给他听。“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鸟巢被伐木工人破坏后,鸟爸爸和鸟妈妈都惊慌的飞走了,只剩下一只还不懂得飞的小鸟留在那里。它感到很害怕和无助,这时有一只小狗经过,将小鸟带往安全的地方,让他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在小狗一家细心的照顾下,小鸟长大了,它展翅高飞,再回去看看以前曾经住过的地方,永远怀念以往和家人的美好生活。现在的小鸟,不只重新体验家庭的温暖,也交了新朋友,更找到希望。"她说,通过表演或述说以上的故事,可以让受灾儿童感觉到儘管灾难破坏了他的家园并夺去了家人的生命,但是希望还是在人间,让他感觉到安全感。允许受灾儿童放声痛哭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科专科医生赖鸿华表示,在治疗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灾难倖存者时,必须以正常化(Normalize)、认同(Validate)和从新的角度思考(Reframe)这3种主要概念来协助他们,让他们了解其在灾难后所显现的种种情绪是合理的,而不是精神疾病的表现。他说,有些受灾儿童在海啸发生后,以为自己有失眠和怕水的现象是不正常的,因此治疗师得让他知道,很多灾民都会有这种现象,他有此恐惧是正常化的情绪反应。当倖存者因为罹难者而悲伤哭泣时,其身边的家人朋友或治疗师应该承认他的悲伤情绪是合理的,并允许他放声痛哭,而不是要他们将哀伤压抑在心里。“还有,协助他们从新的角度去思考,通过说故事给倖存者听,让身为听众的倖存者用另一种客观角度来看待灾难事件,将可以帮助他们从负面思维转移到正面的思考模式。"他表示,在戏剧扮演和说故事的治疗过程中,一般都是由治疗师表演戏剧和当故事叙述者,如此才能让倖存者当一名客观的观众和听众来看待这起事件。但是有些个案,例如曾经被性侵害的受害者,则是由受害者扮演戏剧里的角色。让受害者在戏剧里扮演强者打倒加害者,这可以帮助在现实生活中一向以弱者姿态出现的受害者减低心理上的创伤。梁茗思说,戏剧扮演和叙述故事的治疗主要是让受创伤者可以重新找回对环境的安全感和对人的信任感,以及活着的希望。治疗时间因人而异,有些人经过5次的治疗后就会恢复如以往般的身心状态,而有些人则需要更多次的治疗,可能是10或20次才能恢复良好的状态。临床心理治疗师陈翠燕表示,团队除了在灾难发生后到前线给予支援,也在灾难后的3个月或半年以后跟进倖存者的最新状况,以及为他们再进行心理评估,了解他们是否已经恢复如往常一般的生活。倘若有倖存者尚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团队会建议他们进行一对一的心理治疗。/良医‧报道:刘楚珊‧2012.10.09